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五九章 欲擒故纵
        南疆雪龙沉睡之中,龙苑幽静无比,竹林中散发着淡淡的竹香,混合着赤丹媚身上醉人的体香,沁人心脾。
        齐宁略一沉思,才低声问道:“姑姑,以你的武功,即使没有这密道,要进入皇宫,是否也能易如反掌?”
        赤丹媚妩媚一笑,轻声道:“你也别将我夸得那般厉害。若是岛主驾临,莫说皇宫,就算是戒备比这更森严的地方,岛主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入无人之境。”
        “白云岛主自然是不必说。”齐宁道:“否则又怎能称为大宗师。”
        赤丹媚道:“虽说我不能如入无人之境,但想要在这皇宫进出,也不算太难的事情。”轻轻一笑,道:“当初我和白师兄到得大光明寺,就曾想过潜入寺内,只是白师兄阻止我那般做。”她提到白羽鹤,眉宇之间顿时显出一丝黯然。
        白羽鹤被白云岛主莫澜沧逐出师门,齐宁也是在场,心知赤丹媚念及同门情谊,对白羽鹤也是心存担忧。
        齐宁微微颔首,道:“我想姑姑要进入皇宫,也不算难事。姑姑,你说那两名黑袍之中,有一人武功了得,以你的判断,比之你是高是低?”
        “那可说不准。”赤丹媚道:“我和他没有交过手,只是几次看到他身法,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想了一想,道:“若说他胜过我,那倒不尽然,不过他武功应该不会在我之下,我与他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照这样说,那人要想潜入宫中,不利用这密道,那也是能够进来。”齐宁道:“但他们从密道潜入宫中,那是否就说明,另外一人的武功其实很普通,甚至......未必会武功?”
        赤丹媚点头道:“不错,另一人的身法我也瞧过,如果不是有意掩饰,那确实稀松经常。”
        齐宁托着下巴,想了一想,道:“他二人既然一起潜入皇宫,自然是同伙,互相之间也清楚对方的底细,自然就没必要掩饰。如果两人都有能耐潜入宫内,也就不会从这地下密道入宫。”顿了一顿,才继续道:“如果他们是入宫行刺,自然是要选择武功了得之辈,可是其中一人武功平平,那就说明他二人潜入宫中,并不是为了行刺。”
        赤丹媚点头道:“半个月前我是第一遭看到他们,此后每隔三天,他们就从这地下密道潜入宫中一遭,今晚已经是他们第四次入宫了。如果真是为了行刺,绝无可能进出如此频繁。”
        “姑姑所言极是,皇宫之内,宫阙重重,要入宫行刺,必然事先就已经知道行刺目标所在之地,对宫中的地形十分了解。”齐宁若有所思,轻声道:“如果几次三番入宫是为了打探宫里的地形,那实在是不合情理,深宫重院,便让他们在宫里待上个把月,也未必能将地形完全摸清楚。”
        赤丹媚也是微蹙秀眉:“那你觉得他们入宫是为了什么?”
        齐宁叹道:“我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盯着赤丹媚迷人的眼眸,低声道:“他们会不会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赤丹媚秀眉一紧:“和我一样什么?”
        “是为了从皇公偷取东西。”齐宁话一出口,却又摇头:“不对不对,他们通往皇宫的地下密道都知道,又如何不清楚宫里的地形。”猛地想到什么,盯住赤丹媚,低声道:“姑姑,你说.....是不是我们想错了方向。”
        “想错方向?”赤丹媚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齐宁道:“咱们都以为他二人是从外面潜入宫中,可是有没有可能,他们本就是宫里的人,他们并非潜入宫中,而是回到宫内?”
        赤丹媚一愣,想了一下,道:“你是说他们本就是宫里的人?他们每次都是晚上丑时入宫,在卯时之前必然离宫.....!”
        “也许他们是奉命出宫办事。”齐宁道:“每次深更半夜回来,只是禀报事情,又或者......接受新的任务。”齐宁道。
        赤丹媚:“奉命办事?奉谁的命令,你们的小皇帝?他是皇帝,如果真的要下旨意,又何必如此鬼鬼祟祟?”美眸转动,轻声道:“以前你们的小皇帝不是对你极为信任吗?往东齐出使这么重要的差事都交给你办,怎地现在却对你越来越疏远?如果是他下旨让人秘密办差,你为何连一点风声也不知道?”
        齐宁神情凝重。
        小皇帝登基不久,虽然是正统的继承皇位,但毕竟年轻,无论是资历还是威望实际上都不足以震慑群臣,反倒是数朝老臣司马岚无论是资历还是威望,在当朝都可说是首屈一指,而且他一直协理朝政,如今朝中大小事务,也大都掌控在司马岚的手中。
        淮南王自尽之后,司马家的势力进一步壮大,虽然朝中都知道锦衣齐家算是淮南王之后勉强可以制衡司马家的力量,但实际上司马家所掌控的朝政,远非锦衣齐家能够相提并论。
        小皇帝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隆泰知道齐宁是李代桃僵的假世子,但却依然让齐宁承袭爵位,其目的之一,就是想用齐宁控制锦衣齐家,从而让锦衣齐家成为皇帝的人,而事实上隆泰以皇帝的身份第一次与齐宁想见时,双方就已经心照不宣地达成了联盟契约,此后小皇帝也确实一直在利用手中不多的权力来加强锦衣齐家的力量。
        只是让齐宁疑惑的是,大婚之后的隆泰,却突然变了性子,正如赤丹媚所说,小皇帝似乎正在疏远自己,齐宁并不相信这仅仅是因为皇帝沉溺在美色之中,但到底是何缘故,齐宁自己也闹不明白。
        一阵风吹过,竹林发出沙沙的声响,齐宁这才道:“姑姑,他们去往何处,你可知道?”
        赤丹媚道:“上次我倒是跟了一小段路,但不想让他们发现,所以一直保持距离,这宫内就像迷宫一般,一个不小心,就跟丢了人,他们到底往哪里去,我也是不知,不过卯时之前,他们定然会回到这里。”
        齐宁苦笑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现在就在这里等着?”
        “不然又怎样?”赤丹媚白了他一眼:“我告诉了你这么大的秘密,瞧你样子还不开心?”
        “不是。”齐宁摇头道:“只是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着手。如果那两人确实是皇帝的人,我自然不能对外声张,甚至在皇帝面前也不能提,小皇帝既然是偷偷下旨,也没有告诉过我,自然是不想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知道。可是如果他们不是皇帝的人,那么潜入宫中,又意欲何为?”
        赤丹媚轻笑道:“那可就与我无关了,反正.....!”她还没有说完,忽地止住话头,伸手握住齐宁一只手,低声道:“蹲下!”
        齐宁跟着她迅速蹲下,这时候已经听到轻微的响动,赤丹媚凑近他耳边,低声道:“有人来了!”
        齐宁其实已经听到外面声音有些不对,微点头,暗想难道先前那两人这么快便回来了?
        两人躲在竹林之中,透过竹林缝隙向外瞧去,月光幽幽,却见到月色之下,一道身影已经跑到了竹林边上,怀中抱着一物,看上去显得异常的惊慌,左顾右盼,瞧那模样,竟似乎是在找寻道路,齐宁看那人一身夜行衣,而且蒙面,怀中物事则是用锦缎裹着,而且体积不小,一时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忽见到那人一个闪身,已经钻进竹林中来,这片竹林虽然不大,但却十分茂密,那人进来之后,立刻在竹林中蹲下,此时距离齐宁这边不过四五步之遥,也不知是否太过惊慌,那人却并没有发现身后的齐宁和赤丹媚,赤丹媚和齐宁对视一眼,两人也是屏住呼吸,静观其变。
        这时候却见到又一道身影飘然而至,其身法比之那黑衣人显然要高明不少,赤手空拳,也不是宫里的打扮,却也没有穿夜行衣,一身灰色长衫,腰间系一根带子,但脸上却是蒙了布巾,月色之下,只露出眼睛来。
        那人站在竹林外,左右环顾,那黑衣人蹲在竹林中,一动不动。
        齐宁和赤丹媚这时候却已经明白,那黑衣人慌张来到这里,显然是为了躲避那灰衣人。
        那灰衣人环顾一圈,这才转身离开,身法轻盈至极,齐宁看那灰衣人身法,便知道武功着实了得,其轻功似乎比自己还要高明两分。
        灰衣人离开之后,那黑衣人依然不动,等了小片刻,似乎确定那灰衣人已经离去,黑衣人才缓缓站起身来,依然没有回头,轻手轻脚向竹林外走去,齐宁盯着那黑衣人背影,见她走动之时,腰肢微微摆动,而且那背影竟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心下顿感诧异,这时候已经看出那黑衣人是个女人,但那似曾相识的背影究竟在哪里见过,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
        黑衣人刚走出竹林,却猛地停下步子,轻叹道:“阁下这一招欲擒故纵,果然高明!”正是女人的声音。
        齐宁听到那声音,身体却是一震,脸上现出惊诧之色,赤丹媚看在眼里,不知齐宁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看见齐宁双目睁大,那一双漆黑如星辰般的眼眸子,死死盯着那黑衣人背影。
        那黑衣人话声落后,从旁缓缓走出一人,正是去而复返的灰衣人。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