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1465章 真相大白
肖晓是聪明人,一听肖晓在电话里这样说,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小声的问道:“这事跟何玮和朱惠有什么关系?“

“回去了再说“夏建说着,便站了起来。肖晓忽然间觉得自己刚才有点鲁莽,她笑了笑,便跟着夏建朝外走去。

到了停车场,夏建转过身子对席珍和龙珠说:“你们俩开一部车回去,这两天也累坏了,该早点休息了,我和肖总开一辆车就行了“

席珍犹豫了一下,便把车钥匙交到了夏建手上。肖晓却一把抢了过去说:“还是我来开吧!“夏建没有说话,而是跟着肖晓上了车。

此时的富川市,马路上车辆已逐渐减少。只要寒风呼呼的乱吹着,让行人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肖晓把车子开得十分平缓,她一边开着车,一边轻声说道:“对不起!刚才早知道美女给你按摩的话,我们也就不进去了“

“哎呀!这都是方芳走的时候,说我太累了,该放松一下。她出去的时候把席珍打发了进来,人家姑娘说要给我按摩,我一时也不好拒绝,再说了今晚真的很累“夏建说着便把眼睛微微闭了起来。

肖晓刚要说话,却发现夏建已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看来他说的不错,还真是累坏了。

回到北山家里,肖晓停好车子后,正想把夏建叫起来时,小黑已在院子里狂叫了起来,夏建猛的坐了起来,他惊呼道:“出什么事了?小黑的叫声不对“

“不和道啊!我们刚到“肖晓说着便打开了车门。

夏建愣了一下,便拉开车门迅速的跳了下去。小黑的叫声越来越凶,感觉是院子里的进了陌生人,夏建对这方面是非常有经验的。

老肖家的围墙很高,一般人可是进不去的,除非训练过,有这方面的专长。夏建两步冲到了大门口,可是大门紧锁着,夏建也没有大门上的钥匙。

肖晓两步冲了上来,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夏建一个箭步便到了院子中间。只见小黑正围着一个男子不停的扑咬着。这男子对小黑一时束手无策,只要他不稍不留意,就有可能被小黑撕咬上一口。

夏建的出现,让小黑更加的神勇,不是有句话叫狗借人势。小黑猛的一个前窜,竟然腾空而起,只听一声尖叫。应该是小黑咬到了这人的手臂上。

“把灯打开“夏建大喊了一声。惊愕中的肖晓赶紧一个回身,在大门一侧的墙壁上按了一下,院内顿时一片光亮。

灯光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右手臂被小黑咬在嘴里,鲜血顺着手腕流了下来。他痛得大喊大叫,可神勇异常的小黑就是不松嘴。

“小黑!放开“夏建大喊一声,听到指令的小黑这才嘴一松,冲着这男子狂叫了两声,这才甩着尾巴退到了夏建的身后,它好像在说:”小样!敢到我的地盘来,我不咬死你才怪“

男子抱着被小黑咬伤的手臂,不停的吸着气,豆大的汗水从脸上流了下来,不知是痛的,还是刚才和小黑博斗时累的。

“你是干什么的?从什么地方进来的?“夏建怒声喝斥道。男子低着头,不敢正视夏建,也不吭一声。

这时,客厅里的灯光一闪。随着房门的推开,老肖在丁姨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他一看哪男子流着血的手臂,便大声的叫道:“赶快把他送到医院,先打疫苗“

“不行!交待不清楚就报警“夏建大喊了一声,可是这男子无动于衷。夏建彻底便火了,他立马拨通了110.

丁姨被现场有点吓着了,她喘着粗气说:“早听到院子里小黑叫了好一阵子了,可是我们不敢开灯,怕把贼招到家里来“

丁姨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夏建。他走到哪男子的身边,厉声喝问道:“你是偷东西的?还是另有用意,如果说清楚了,我就放你走“无论夏建怎么说,这男子说是不理他。

也就在这时,大门外警笛一阵响动,几个警察跑着进了大门。夏建便把刚才发生的情况给警察细讲了一遍。警察听后,直接把这男子抓上了警车。

这一通折腾下来,已经到了一点多钟,可是几个人没有一点儿的睡意。肖晓看了一眼老肖说:“这里现在住着不安全,要不你们搬到我的楼房里去“肖晓这么一说,夏建这才想了肖晓的哪套楼房。

老肖摇了摇头说:“哪儿也不去,我这地方是最安全的“

“还安全,人家都进了院子了,如果我们晚来一会儿,情况就很难说了“肖晓有点不悦的说道。

老肖长叹了一口气说:“夏建!你明天不要急着去上班,先把我这院子看看,到底是哪里有问题,让这人能轻易能到院子里来。找出问题后立马补救,还有大门上的监控锁也坏了好久了,你找人来修理一下“

“爸!夏建这些天光集团的事也忙不过来,你的这些事我叫别人过来给你弄“肖晓说着看了一眼夏建。她的意思是老爸这样做,有点老虎吃蚊子的意思。

老肖脸色一正说:“不行,就让夏建弄,别人弄的我不放心,我还多想活上几年“老肖的脾气众人皆知,他的话一出口,肖晓也不敢多说。

经过这么一出,大家顿无睡意。深冬的夜晚是比较寒冷的,虽说屋子里开着暖气,但像老肖这样上了年纪的人,坐了一会儿还是去了床上。

“走!到我房里咱们聊聊”肖晓轻声的邀请着夏建。夏建想了想,便跟着肖晓去了她的房间。

这个曾经熟悉,曾经让他痴迷的房间,他再次踏入时已没有了往日的感觉。夏建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显得特别随意。

房内的布置好像和以前没有大的差别,唯独让夏建熟悉的就是屋内依然弥漫着一股好闻的香水味。

“要不要喝点什么?”为了打破这种寂寞的尴尬,肖晓忽然问了一句。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不用了,一会儿还要睡觉,否则会睡不着”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这些天你给我的感觉怪怪的”肖晓轻声问道。

夏建微微一笑说:“确实,是时候让你知道真相了”夏建一顿,整理了一下思路,便把自己今晚对方芳所说的事,从头到尾的给肖晓又叙说了一遍。

肖晓听后,半晌了才回过神来。她长出了一口气说道:“难怪啊!原来是北威集团在做怪。我还一直把他们当成了最好的合作伙伴,看来这个何玮还真是一条毒蛇”

“从头到尾分析下来,确实顺理成章,没有任何的疑问,但是这些事情都缺乏证据,只有抓到了朱惠,如果能撬开她的嘴,才能把何玮绳之以法,否则一切都是徒劳”夏建说这话时,一脸的无奈。

肖晓呵呵一笑说:“看来胡慧茹也是被她煽动了起来,还好上次你的及时出现,否则我们和胡慧茹一决裂,受损失的可是我们两个集团”

“其实上次在省城我就猜到这事可能就是北威集团的何玮所为,可是空口无凭,不能乱说,这事我一直压在心里,就等着水落石出的这一天。可是何玮太狡猾了,想把她抓起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夏建叹息着说道。

肖晓想了一会儿说:“现在关系不大了,只要我们知道了何玮的意图,在方方面面注意点就行。以前她在暗处,我们防不胜防,现在她跑到了明处,我也不怕她“

“嗯!这次等于是惊动了她,相信她不会再出来露面了,你只要防着她操纵别人来闹事就行。和北威的合作要逐步递减,直到减完为止。不能全靠这些大企业,和有资质的小企业合作也不是不可以“夏建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肖晓这次没有再反对,她想了想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夜已经深了,可是肖晓并没有睡觉的意思。夏建不由得伸了个懒腰,他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笑着说:“困了,咱们还是睡觉吧!”

夏建说完起身便走,肖晓嘴巴动了动,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第二天,夏建起来的很晚。等他起床时,肖晓已经去了公司。院子里,肖晓在悠闲的打着太极拳,小黑则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丁姨一看夏建起了床,忙笑着说:“你等一会儿,我把早餐给你热一热你再吃”

“不用了,我今天起得太晚了没有胃口,咱们还是一会儿吃午饭吧!”夏建说着,便大步走出了院门。

夏建绕着老肖家的院墙走了一圈,发现这院墙比平常人家的院墙高出了一倍还不止,如果没有专业的爬墙工具还真的能爬进去。可是昨晚上的哪人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夏建一边走,一边仔细地观察着,最后他终于发现了问题之所在。还是路边上的这棵大树,它有一根很粗的树枝伸到了老肖家的屋顶上,只要爬上了这棵大树,顺着这根树枝走过去,然后下吊,再一甩就到了屋顶上。

当夏建把这个问题告诉了老肖后,老肖的第一反应便是给城管局某位领打了个电话,让夏建感到奇怪的是,就在老肖挂上电话十多分钟的时间,城管已经开着车带着设备赶了过来。

这样的事,在机器设备的配合下,几乎没费多大的力气,这根粗大的树枝被锯了下来。看到这个问题到得了解决,夏建立马又给安装监控设备的哪个公司打了电话,人家答应一个小时后到,这让夏建很是开心。

?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