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官梯 > 3402:不可预料
    邢山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可能是和梁可意对自己的洗脑有关系,她一直都在强调丁长生这个人多么多么厉害,让自己在内心里就产生了一种怯懦情绪。

    果然,在和丁长生的交锋中,一开始自己就没有硬气起来,现在再想找补已经晚了,或者说从一开始自己就是被自己打败了。

    “丁长生你要知道,这里是川南省,不是别的地方,不论你蹦跶的再厉害,也是在这个地盘上……”

    “我知道,我蹦跶的再厉害,也是在你爸那位组织部长的管辖范围下是吧,但是这件事你要是和你父亲交流一下的话,他肯定会赞成我的建议,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无论怎么说,你现在的生意还是太冒险了,还有你说你的矿场投资了一个亿,那我问你,或者是老百姓会想,你那个一个亿从哪来的?你能解释的清楚,老百姓信吗?”丁长生问道。

    邢山闻言愣了好大一会,才慢慢说道:“领教了,我真是非常非常不喜欢你,但是我爸一定会很喜欢你,你们才是一路人”。

    “邢老板,在中国做生意要讲政治,这是头等大事,有时候明明知道这笔生意是赔的,也要去做,因为你可以在下一笔生意上赚回来”。丁长生说道。

    邢山看了看梁可意,没理会丁长生的话。

    但是丁长生却继续说道:“你还别不信,看看被关起来的首富,还有不讲政治被打落首富宝座的就知道,讲政治是多么的重要,虽然隆安镇是个小地方,但是在这里的地盘上要想做成生意,也得要讲政治,不然的话,你一样会把生意做赔了”。

    邢山最后说道:“你威胁我没用,我也不是吓大的”。

    “我知道,所以,我说了嘛,你出钱,我找投资做个大的生意,一旦做成了,大家都收益,何乐而不为呢?”丁长生问道。

    邢山不吱声了。

    梁可意接过来话茬说道:“邢山,我觉得丁书记的建议可以试试,你想啊,你从事的那个什么比特币生意,国内是不承认的,现在价格下跌的这么厉害,你搞那玩意干嘛,我真的不是吓唬你,事情到了现在,谁都无法控制,万一把你的身家背景爆出去,会连累你爸的,你不想做个坑爹的人吧?”

    邢山闻言放下了筷子,看着这两个人,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一唱一和的,这是在给我挖坑是吧?”

    丁长生抬手制止了他说下去,说道:“这事今天就聊到这里,你回去好好想想再说,我把基本的意思都说清楚了,再说别的也没什么意思,好自为之吧”。

    这么大的事,邢山当然不会现在就做出决定,所以,饭局结束了之后回到酒店,看看时间还早,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丁长生把车扔在了美食居门口,坐梁可意的车回了住的地方。

    “上去坐坐?”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看看时间,说道:“在花园里走走吧,我怕现在有眼睛盯着我们呢,多事之秋,还是小心点好”。

    “你觉得邢山会同意你的建议吗?”梁可意问道。

    “说不好,现在这情况,他要是不同意,还真是有可能爆发出不可预料的后果,而且这事也不是我说了能算的”。丁长生说道。

    “问题你是始作俑者,到时候邢红岗会把责任都算到了你的头上,到时候你就坐蜡了”。

    “无所谓,我告诉邢山后果了,他要是不同意,那只能是怪他没眼光,其实那个地方你没去,风景确实很好,搞一个旅游度假区肯定没问题,而且从这里到省城不是很远,道路也可以,只要是把芒山市到神仙湖的道路修缮一下就可以”。丁长生说道。

    “嗯,你心里有数就行,等到明天再说吧,那个女镇长现在怎么样?”梁可意问道。

    “你想多了,我和她真的是没任何的关系,而且她为了这事还得罪了何尚龙,何书记要把她的镇长免了,市里的事就靠你了,免了是不行的,这个女人还是很能干事的,又是本地人,要是把她弄走了,我在隆安镇就失去了一大助力”。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停下脚步看看丁长生,狡黠的问道:“确实是因为她的能力,而不是因为别的才留下她的吗?”

    “当然了,我自从来到这里,真的是吸取了教训,女人的事坚决不敢再胡来了,教训深刻啊”。

    “你有这个自我反省就好,不要说一套做一套,反正我话都说完了,到时候你再犯类似的错误被人抓到了把柄,那可就丢大人了”。梁可意警告道。

    “嗯,我明白,就到这里吧,夜里凉,你回去休息,我也该回去睡了,这几天在寨子里把我熬坏了”。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点点头,没有强求,她在这方面要比丁长生理智的多,虽然她知道丁长生不可能改了吃屎,但是目前来看还是不错的,至少除了那位女镇长没听说别的花花事。

    丁长生刚刚回到了家里,意外的接到了叶怡君的电话,听起来情绪不高。

    “纪委的人怎么说的?”丁长生问道。

    “不理想,车家河说了几件事我都不知道,纪委的人认为我在撒谎,现在限制我出门了,随时听从他们的传唤,也不知道这样的事什么时候结束,和你说一声,免得……”但是她话没说完就被丁长生打断了,丁长生害怕她在电话里说出来她和自己的关系,再让纪委的人按图索骥,那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这事吧,你安心解释清楚就好,把你知道的都说了,不知道的就算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有数吧,我觉得你该和北原叶家打个招呼,你为他们做了这么大的牺牲,他们不能不管不问吧?”丁长生问道。

    “我没告诉他们这事”。叶怡君说道。

    “那我和他们打个招呼吧,行了,电话里就不要说这么多了,有什么事情有机会见面再聊,我和叶家说一声。

博聚网